哈萨克斯坦总统狂怼普京是忘恩负义吗?

在圣彼得堡,普京在俄罗斯本土举行“国际经济论坛”,有40多个国家代表参会。这是外界视为俄版的达沃斯经济论坛,具有着举足轻重的国际影响力。

可是,在这场经济论坛上,却出现了不些并不讨好的声音。普京的热脸仿佛贴到了托卡耶夫的上。

在会议期间,俄罗斯提议为托卡耶夫授予“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勋章”。一国为另一国领导人授予重量级勋章,往往是为了表达两国关系的友好。在2018年时,中国就向普京授予了首枚“友谊勋章”,以此彰显中俄友好。

但是,对于俄罗斯的善意,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予以委婉拒绝称:“在总统任期内,将不接受任何国内或者国外奖章。”

在本届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期间,这不是托卡耶夫第一次冷落俄罗斯。在此之前,托卡耶夫在和普京的面对面交流中,明确表示,不承认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的独立地位。

要知道,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是俄罗斯主办的,托卡耶夫是做客俄罗斯。俄乌战争正如火如荼,在此敏感时刻,托卡耶夫一点都没给普京面子,直接表示,不承认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的独立地位。

如果委婉点表达,托卡耶夫完全可以拒绝回答这个问题,或者模糊地糊弄过去,既给普京保留颜面,也能不会把自己推到普京的对立面。

可托卡耶夫没有这么做,而是当着普京的面,打了普京的脸。这表达的是一种旗帜鲜明的态度。

事实上,除了俄罗斯、白俄罗斯,南奥塞梯之外,全世界没有几个国家或者地区承认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的独立,包括克里米亚也没有几个国家承认归属于俄罗斯。

在这种争议性地区,绝大部分国家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中国亦是如此。要想让更多国家承认,除非俄罗斯给够好处。没有利益交换,绝大部分国家都选择不承认,也不否认。把承认或者否认的选择权拿在自己手里,未来,也能当成一张桌子下面的牌来打。

但哈萨克斯坦不同,托卡耶夫更不同。要知道,在托卡耶夫刚当选哈萨克斯坦总统时,他的地位是非常不稳的。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的家族势力盘根错杂,牢牢地把控着哈萨克斯坦政权。按照纳扎尔巴耶夫的政治安排,托卡耶夫只是一个推到台前的过渡性总统。纳扎尔巴耶夫是人退权不退,他还想在幕后当太上皇,计划将自己的女儿纳扎尔巴耶娃扶上总统大位。

在托卡耶夫即位总统之初,哈萨克斯坦的大权仍然掌握在纳扎尔耶夫家族手里。托卡耶夫空有总统之名,却无总统之实权。

但是,2022年1月发生的哈萨克斯坦暴乱,让托卡耶夫借助普京的力量,成功扭转了形势。俄罗斯空降兵直接降落到哈萨克斯坦首都努尔苏丹,帮助托卡耶夫成功了暴动。

为什么托卡耶夫不动用国内军警去暴乱?因为托卡耶夫的总统权力不够完整,他对国内军警力量有所忌惮。在这场暴乱中,纳扎尔耶夫家族也不是局外人,而是卷入其中。

可以说,是普京帮助托卡耶夫夺取了完整的总统权力,结束了纳扎尔耶夫家族对哈萨克斯坦长达30年的统治。

可如今,才时隔半年不到,托卡耶夫就在俄乌问题上,当面反对普京。作为普京的忠实狗腿和马屁精,车臣总统卡德罗夫怒斥托卡耶夫:“忘恩负义!”

托卡耶夫当面打普京的脸,是因为他是哈萨克斯坦的总统,他要为哈萨克斯坦的国家利益负责。卡德罗夫不同,车臣已经是俄罗斯的一部分,所谓的“车臣总统”不过类似于中国一省之省长。

省长舔总统,这是体制内的舔狗。但托卡耶夫不同,他是哈萨克斯坦的总统,他是俄罗斯体制外的国家最高领导人。他不需要迎合普京,他只需要为哈萨克斯坦人民谋幸福。

自苏联解体后,中亚五国的内政外交难言独立,深受俄罗斯所影响。俄罗斯一直将中亚五国视为自己的势力范围,对中亚五国的内政外交有着强烈的控制欲。

托卡耶夫和腐朽的纳扎尔耶夫家族政治不同。从他以雷霆手段引入俄军,扑灭哈萨克斯坦暴乱,再清除纳扎尔耶夫家族政治就能看出,托卡耶夫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但也是一个政治强人。

托卡耶夫深知,纳扎尔耶夫家族统治对国家政治的腐败有着深远的负面影响。作为总统的他,为了根除总统家族政治腐败,主动了削弱了总统权力,将更多的权力转移到议会。

在托卡耶夫的主导下,哈萨克斯坦修订了30多条宪法,限制总统权力,禁止任人唯亲,提高下议院地位,给予普通公民代表更多的决策权,减少参议员席位,防止上层参议员窃取国家权力,以权谋私,将固定议员席位从9个减少至5个,提高议员流动性。

在选举方面,扩大投票的多元化,禁止外部势力通过选举干涉哈萨克斯坦内政。在托卡耶夫的带领下,哈萨克斯坦正在从“超级总统制政府”走向“拥有强大议会的总统制共和国”。

在经济上,托卡耶夫大力推动哈萨克斯坦投入到“丝绸之路”经济建设中去。托卡耶夫积极联络中国和伊朗,希望哈萨克斯坦能成为连接东亚和西亚的桥梁,重新光复历史上“丝绸之路”的繁荣。

对托卡耶夫而言,亲俄无非就是走苏联的老路,亲西方,那就是与俄罗斯为敌,乌克兰的悲惨教训近在眼前。对哈萨克斯坦而言,最好的选择就是,引入中国势力,在“丝绸之路”经济建设中强大自身,让中西俄在哈萨克斯坦形成三足鼎立的均势。三角形,是最稳定的形态。

不偏不倚,不依不靠,唯有如此,哈萨克斯坦才能走上一条独立自主的外交之路,发展之路。

拒绝承认卢甘斯克、顿涅茨克的独立地位,是托卡耶夫奉行独立外交的结果。乌克兰、哈萨克斯坦都曾是苏联加盟共和国,如果托卡耶夫承认卢甘斯克、顿涅茨克独立,那就意味着,未来俄罗斯可以用同样的方式,吞并哈萨克斯坦的领土。

对中亚五国而言,内政外交都曾长期处于俄罗斯的威权影响之下,托卡耶夫能当普京的面,反对普京,正是展现了哈萨克斯坦走向独立外交之路的决心。

在哈萨克斯坦暴乱期间,普京帮助托卡耶夫彻底完成了总统权力的交接,稳定了哈萨克斯坦政局。

从个人角度,托卡耶夫应对普京抱有感激之情。可是,从哈萨克斯坦国家与人民利益出发,托卡耶夫必须反对普京。

实际上,俄乌战争打垮了俄罗斯在中亚的人心。中亚五国都或多或少地担心自己沦为下一个乌克兰,但中亚五国也不愿意沦为北约的桥头堡。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