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欧·研究】爱沙尼亚充满惊喜的六月:爱沙尼亚与联合国、欧洲理事会

1991年爱沙尼亚重新获得独立以来,爱沙尼亚作为联合国的一员,一直在这一国际体系中不断发展。然而,由于一些技术性和政治的原因,直至2019年6月,在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的投票表决中,爱沙尼亚才受到重视,并面临一场激烈的竞争。早在3年前,爱沙尼亚就锁定了2019年的此次竞选。此后,爱沙尼亚的政治精英在每一个适当场合,都不遗余力地为该国进入联合国安理会的竞选铺垫蓄势。正式的宣传活动于2017年7月13日启动,在之后不到两年的时间里,爱沙尼亚的各个团队就顺利地访问了全球大部分地区。2018年第四季度,爱沙尼亚总统柯斯迪·卡柳莱德(Kersti Kaljulaid)依次访问了格鲁吉亚、乌克兰、中国、亚美尼亚、韩国、澳大利亚、瓦努阿图、斐济、新西兰、美国、贝宁和塞内加尔,因而,罗马尼亚(另一个有力竞争者)成功的希望似乎已经不大。

6月7日,各方最终选举爱沙尼亚、尼日尔、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突尼斯和越南成为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任期为2020—2021年。表1为第二轮投票情况,很明显,爱沙尼亚在得到近70%出席并投票的联合国成员国的选票后,非常顺利地实现了它的目标。

6月7日当天,包括总统在内的爱沙尼亚高级代表团出席了在纽约举行的选举大会,这是一个意义重大的时刻。爱沙尼亚外交部长乌尔马斯·雷因萨鲁(Urmas Reinsalu)指出,这次投票是“一次历史性事件”。他表示,“联合国是一个旨在促进和平与安全的重要组织,成为安理会的一员为爱沙尼亚提供了解决冲突和保障世界和平的机会。爱沙尼亚主张建立基于规则和国际法的世界秩序。通过积极参与全球组织的事务,爱沙尼亚也在以最佳的方式确保自身安全。电子治理和网络安全,绝对是我们作为一个数字化国家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它们直接关系到我们的安全”。

从爱沙尼亚的角度看,国际秩序已经或多或少地得到了改善。爱沙尼亚将在欧洲本土处理大量的地缘战略事务。2014年,俄罗斯的一系列行动似乎改变了欧洲各国间的相互关系。针对俄罗斯的多层面制裁,欧盟整体仍在设法保持其坚定立场。然而,欧洲和欧盟不是一回事。此外,欧盟各成员国的政府不一定与其本国的议会属于同一阵线月份召开的欧洲理事会议会大会(Parliamentary Assembly of the Council of Europe,PACE)也在告诉欧洲各国公民,欧洲是一个极为复杂的地区。

6月25日,来自欧洲理事会47个成员国的议员参加了欧洲理事会议会大会。大会投票赞成恢复俄罗斯在该机构的投票权。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半岛后,其投票权被中止了5年。但投票的原因各不相同,具体票数如下:118票赞成,68票反对,10票弃权。爱沙尼亚代表团中分别代表3个不同政党的3名议员均投票反对。卡柳莱德总统在她的官方推特上,间接地支持了代表团在这个问题上的共同立场,称欧洲理事会议会大会的决定“有失妥当”,并指出“俄罗斯仍未纠正最初导致其被剥夺投票权的行为”。第二天,外交部长乌尔马斯·雷因萨鲁在乌克兰外长对爱沙尼亚立场表示感谢时指出,“坚决反对侵略国的行为并支持保护乌克兰和格鲁吉亚的领土完整,事关欧洲的安全和利益” 。

然而,真正引起轰动的事件发生在斯特拉斯堡。在议会决定重新接纳俄罗斯后,由7个国家(爱沙尼亚、格鲁吉亚、拉脱维亚、立陶宛、波兰、斯洛伐克和乌克兰)的代表组成的代表团决定离席以示抗议。他们发表了联合声明,称欧洲理事会不再是一个具有凝聚力的国际组织。在俄罗斯无视大会提出的众多要求的情况下,无条件恢复俄罗斯代表团的投票权与欧洲理事会及其章程的核心价值观背道而驰。这一决定向武装侵略、伤害平民、不遵守公民人权、不促进且试图破坏整个欧洲民主的国家发出了一个十分错误的信号。

对“俄罗斯回归欧洲理事会议会大会”这一事件,爱沙尼亚现政府、议会和总统已确立了共同立场。同时,据报道,爱沙尼亚方面认为,有必要了解另一个重要的国际组织,即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在这个问题上的基本立场。毕竟,“安全”的意义重于“合作”。7月9日,该组织将在斯洛伐克举行外长非正式高级别会议。爱沙尼亚将出席。各方将讨论欧安组织在未来不断变化的安全格局中的作用。爱沙尼亚“支持欧安组织继续向乌克兰派遣特别监督团”。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